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I Drink Therefore I am --- A Philosopher's Guide to Wine by Roger Scruton

手邊正在翻譯的書引了英國哲學家史克拉頓(Roger Scruton)的話,上網查了一下這位老兄,看到他寫過一本《我飲故我在》(I Drink Therefore I am --- A Philosopher's Guide to Wine)。照網路上所述,史克拉頓認為,歐洲人透過禮儀,透過祈禱與神學理論,「逐漸降服了葡萄酒,把它從當初的狂亂源頭收編,變成嚴肅的敬酹,獻給奧林匹斯山上的眾神,以後也納入基督教的聖餐。」基督教的聖餐儀式把葡萄酒與耶穌的血相連起來,或許真有意藉此降服酒這種力量龐大、誘惑驚人的飲料。當然,這也提供了一個飲酒的正當理由。義大利前任駐台代表寫書回憶幼年的葡萄酒往事,說到家鄉有個老神父,挨家挨戶拜訪,為家家戶戶祝禱。這時候,葡萄酒是少不了的。這些農家自己都有釀酒,神父每到一家,趁著祝禱,就喝上一兩杯,一趟走下來,往往醉倒路邊。
史克拉頓說那些發酒瘋的英國青年更妙,他們的問題一是空著肚子喝酒,讓酒精衝昏了頭腦。但更大的問題是腦子也是空的,這才是問題的根源所在!
Sir Roger Vernon Scruton, FBA, FRSL (/ˈskruːtən/; born 27 February 1944) is an English philosopher and writer who specialises in aesthetics and political philosophy, particularly in the furtherance of traditionalist conservative views.[3][4]
EN.WIKIPEDIA.ORG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Chizuko Ueno上野千鶴子 《一個人的老後》......

上野千鶴子
【單身終死書】
大家不願意面對的事實──不論結婚與否,老後都是一個人。而老人家其實並不想跟成年子女同住。
熱銷百萬冊的日本老年聖經《一個人的老後》作者上野千鶴子,人生最後一…
CW.COM.TW|作者:天下雜誌



上野千鶴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https://zh.wikipedia.org/zh-tw/上野千鶴子
Translate this page
上野千鶴子(1948年7月12日-),日本社會學家。出生於富山縣,在京都大學社會學科畢業。上野是日本著名研究女性解放理論的女性主義者,在1980年代的日本學術 ...
思想 · ‎著作 · ‎単著 · ‎參考

博客來-作者-上野千鶴子

search.books.com.tw › 搜尋結果
Translate this page
博客來搜尋,作者,關鍵字:上野千鶴子,分類:全館,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一個人的老後:獨身晚年是女人的第二人生,請大方快樂地享用!(暢銷十萬本全新改版),近代家庭 


Chizuko Ueno
Sociologist
Chizuko Ueno is a Japanese sociologist and Japan's "best-known feminist". Wikipedia
BornJuly 12, 1948 (age 68 years), Kamiichi, Toyama Prefecture, Japan

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沈政男演講主題:腦袋裡長了老人斑---失智症的預防、診療與照顧 : 3月25日(六) 下午14:00-16:00

我要演講失智與長照了,
歡迎好友們前來指教!
我關心很多議題,
也撰寫不少評論,
我的文章有幸得到好友們肯定與讚賞,
但在這些議題與評論裡,
若要舉出一項我最專精的主題,
那當然就是失智與長照了。
如果您覺得我的時事評論還不錯,
那麼我講的失智與長照,
將更值得推薦給您!
如果您覺得我的時事評論不怎麼樣,
那麼我講的失智與長照,
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由歐美經驗可知,
失智與長照,
將是未來二十年台灣社會最重要的議題之一,
也是您非常可能會遭遇的議題。
怎麼說?
八十歲以上得失智症的機會是五分之一,
以一個四口之家來說,
老爸、老媽、先生、太太,
只要活到八十歲,
就有百分之二十的機會得到失智,
因此四個人加總起來,
幾乎就是百分之八十的機會,
而如果活得更老,
就接近百分之百了。
不是要盡孝道照顧失智老爸老媽,
就是鶼鰈情深不忍離棄,照顧失智老伴,
再不然,就是自己失智了,
需要別人照顧。
每一個人遭遇失智症的劇本可能不同,
但相同的是,
都需要長照資源的協助。
失智症很多人在講,
但我獨特之處,是連帶長照一起講,
兩者是一個硬幣的兩面,
相生相剋,不能偏重偏廢。
我從事失智臨床照顧十七年,
接觸過兩千位病患與兩千個家庭,
也撰寫幾十篇相關文章,
並到各大機關學校與媒體演講相關主題,
已經累積了一整套熟能生巧的演講題材,
保證兩個小時絕無冷場,
也保證深入淺出、寓教於樂,
不浪費您寶貴的時間。
無論是對這主題完全陌生,
還是略有認識的病患與家屬,
甚至是學有專精的醫療與照顧人員,
相信聽完以後都會有所收穫。
演講主題:腦袋裡長了老人斑---失智症的預防、診療與照顧
講座時間:106年3月25日(六) 下午14:00-16:00
地 點:南投文化中心演講廳(南投市建國路135號B1)
費用:免費
報名網址:https://goo.gl/forms/mx9iB88yfuvYGotr1
歡迎好友們蒞臨指導!

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Geriatrics

Geriatrics -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riatrics
Geriatrics or geriatric medicine is a specialty that focuses on health care of elderly people. It aims to promote health by preventing and treating diseases and disabilities in older adults.




There are more than seven hundred species of fig, and each one has its own species of wasp. When you eat a dried fig, you’re probably chewing wasp mummies, too.

Although many people dismiss it as a geriatric delicacy, it is a biological and evolutionary wonder.
NEWYORKER.COM|由 BEN CRAIR 上傳


geriatric

ˌdʒɛrɪˈatrɪk/
adjective
  1. 1.
    relating to old people, especially with regard to their health care.
    "a geriatric hospital"
noun
  1. 1.
    an old person, especially one receiving special care.
    "a rest home for geriatrics"

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

沈政男: 各國需長照時間平均都是八到十二年左右,芬蘭、瑞典老人家臥床比台灣還久

芬蘭、瑞典老人家臥床比台灣還久
◎ 沈政男
近來關於老年照顧,有兩個以訛傳訛的講法,一個是「芬蘭老人家臨終前臥床只有兩周」,另一個是「歐美沒有長期臥床的老人家」,甚至有日本人以此為題出版了專書。
上述兩種講法的言下之意,是台灣或者日本的老人家在過世前,比起歐美國家接受更多、更久、平均長達數年的照顧,而歐美民眾老了以後,依然可以獨立生活許多年,然後砰的一聲突然倒下,臥床兩周,然後走完人生旅程,不給別人添太多麻煩。
是這樣嗎?歐美老人家都不會失智失能,或者即使失智失能,也都還可以活蹦亂跳?當然不是。以芬蘭與瑞典來說,他們的老人家比台灣老人家接受更多、更久的長期照顧,當然也臥床更久。
何以見得?首先要看平均預期壽命與健康預期壽命的落差,兩者相減等於需照顧時間,而這個數字,在全世界都大約是八到十二年,不管是進步工業國家,或者發展中的東南亞與低發展的非洲國家,都是如此。這代表什麼?不管活得久還是活得短,過世前都可能有八到十二年需人照顧,而這個需照顧時間數字,在芬蘭與瑞典都約是十一年,比起台灣與日本的九年,都還長了一些。
再來看公共長照支出。長照花費多,代表需照顧人口多,而芬蘭與瑞典的公共長照支出,大約佔該國GDP的3%左右,遠高於台灣的0.3%。當然台灣因為公共長照還在起步階段,大都由家屬自行照顧,但即使把外籍看護聘雇、安養院進住等等私人花費算進去,台灣的長照支出還是低於芬蘭與瑞典。
接著是安養院床位數。老人家之所以進住安養院,當然是因為失智失能太嚴重,無法再待在家裡,而這些嚴重倚賴的老人家,很大部分都已到了必須臥床的程度。台灣有多少安養院床位?六萬張。芬蘭呢?將近五萬張。台灣比較多?台灣老年人數是芬蘭的兩倍半。芬蘭七十五歲以上老人家,約有一成無法住在家裡,必須搬進安養院。瑞典則有八萬多張安養院床位,多過台灣。所以有人說,「北歐做社區型長照,不做機構型長照」,這樣的講法是錯誤的,實情是北歐的安養院床位比台灣還多,而且多了非常多。當然北歐的安養院品質比較好,大部分住民都有單人房與廚房衛浴,但那還是離鄉背井,還是一種機構照顧。此外北歐也有不少老人家長期住院,以醫院為家。
最後是安養院的約束比例。為什麼要約束?因為擔心老人家跌倒、躁動,而這些需要約束的老人家,不是被約束在床上,就是綁在輪椅,也就是都屬臥床人口。芬蘭安養院的每日約束率是多少?百分之十六。也就是芬蘭安養院隨時都有七千位老人家被約束。
總之,人老了,如果沒有馬上過世,就需要長照,而需長照時間,不管是進步國家或低開發國家,平均都是八到十二年左右。「成功老化」、「活躍老化」、「健康老化」的概念這些年很流行,而提倡這些概念的一種常見理由,就是可以減少需長照人數與時間,其實這樣的看法是錯誤的。「活得比較久」、「活得比較健康」,就只是把需長照時間延後罷了,並不等於「需長照時間比較短」。提倡「成功老化」等概念,並不能減少長照需求,而是人們的「平均健康壽命」可以拉得比較長,但即使健健康康活到一百歲,照樣需要長照八到十二年,因為一百一十歲才會過世,而在這此前都需要別人照顧。
所謂「歐美沒有長期臥床的老人家」,應該是說對於近乎植物人狀態的老人家,歐美的醫療與照顧體系比較不會過度使用管灌、點滴注射或其他維生系統來延續老人家生命,而是採用保守方式讓老人家可以早點結束幾乎無意識的存活狀態。至於還沒到達這樣程度的需照顧老人家,當然要用盡各種方法滿足他們的長照需求。
(圖片來源:芬蘭學者Anneli Anttonen)

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

propose redefining the term “elderly” as starting at 75 rather than 65.



賜您們十年無償青春:
SOCIAL ISSUES

As welfare costs climb, gerontology groups propose higher age for definition of 'elderly'

BY 

Amid ballooning welfare costs, two Japanese medical groups propose redefining the term “elderly” as starting at 75 rather than 65.



Academic societies in Japan on Thursday proposed defining "elderly" people as those aged 75 or older, rather than 65 or above as at present, reflecting the
JAPANTIMES.CO.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