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bbc:老年人需要較少睡眠的真實原因

老年人需要較少睡眠的真實原因

克勞迪婭·哈蒙特(Claudia Hammond)很多老年人都說自己睡眠有問題。幾乎有一半的老年人稱存在睡眠障礙,而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老年人稱他們被失眠困擾。
他們的問題主要有兩方面:一是晚上入睡難,二是早晨醒的太早,而且無法重新入睡。在一些情況下,某些疾病加劇了他們的睡眠障礙,但是很多人在沒有身體不適的情況下,晚上也無法得到充分睡眠。
缺乏睡眠可能會對免疫系統和身體健康的很多方面造成長期影響,還會導致白天的倦怠,並增加事故的風險。但是有可能隨著人年齡的增長,人只是不再需要那麼多的睡眠,所以過多擔心。
要確定不同年齡的人需要多長時間的睡眠並不簡單。當然,你可以計算人們實際的睡眠時間,這樣你會發現老年人平均睡眠較年輕人短,但這只能說明他們的睡眠短,並不能說明他們所需的睡眠少。
有時,人們會說老年人晚上睡眠少是因為白天經常會打瞌睡。不過,也有人認為白天非常嗜睡不應被認為是衰老的必然結果。
退休者的失眠情況醫生並不總是認真對待。一項研究發現,69%的老年人稱存在睡眠問題,但是其中81%的人病歷上並沒有註明失眠問題。
那麼,假如我們設想一下老年人也需要相同時長的睡眠,那麼為什麼他們的睡眠時間短?一個假設是衰老的過程破壞了他們的生物鐘節奏,導致他們較早醒來。研究表明生物鐘似乎會發生變化,讓人們早起晚睡。他們可能仍然需要睡眠,但是無法入睡,而且即使入睡了,睡眠質量也比不上從前年輕時。
俄羅斯最近對此進行了一次新研究,該研究讓130個人在早晨去實驗室,呆一天並在那裏過夜。研究人員讓他們時刻保持清醒,並定時讓他們評價自己的困倦程度。白天和晚上的睡意各不相同。在這樣的睡眠剝奪實驗中,被試者會反映出與生物鐘相關的身體變化,比如白天不同的體溫變化和晚上的褪黑激素的分泌情況。
研究人員還在白天和夜晚測量了志願者較慢的腦電波。然後分析所有這些數據,並與過去一周他們的睡眠日記對照,根據早起傾向者或晚睡傾向者的不同特點,分析睡意和較慢的腦電波的分佈情況。他們發現,老年人的睡意分佈時間與年輕人不同,他們較慢的腦電波的出現時間也與年輕人不一樣。
該研究課題的作者阿卡狄·普提洛夫(Arcady Putilov)認為,有兩套機制導致睡眠時間減少。人到中年,潛在的慢波睡眠減弱,讓人很難保持睡著狀態。而到老年,由於體溫的變化和褪黑激素的減少,較強的生物鐘節奏也會減弱。
密歇根大學研究人員安·阿伯(Ann Arbor)開發的一款名為Entrain的手機應用軟件app的最新數據也支持這一觀點,即老年人的生物鐘節奏對睡眠的減少產生作用。該app能夠幫助人們通過在白天的不同時刻調節燈的亮度來應對時差問題。
這款手機app的試用者需要輸入他們通常的睡眠習慣,並選擇是否與研究人員分享這部分數據。全世界有5000人進行了分享,它展示了全球不同年齡段人群的睡眠習慣一瞥。年輕人分為早起者和熬夜者,但是老年人的睡眠習慣較為一致。
大多數老年人早起早睡。該研究中,40多歲的男性的睡眠時間最短,這種情況很不尋常。但是研究發現,老年人睡眠時間比較固定,這表明過了退休年齡的人入睡和保持睡眠的時間範圍較小。
所以,是身體生物鐘的變化導致老年人難以入睡和睡眠時間較短。因此,或許老年人不需要太多睡眠這一說法只是一個迷。實際上,老年人只是睡眠的窗口期變短了而已。或許白天的瞌睡不會影響晚上的睡眠。相反,晚上缺覺會導致白天的困倦,所以人需要通過白天打瞌睡來補覺。
但是討論並不到此為止。2008年在美國布萊根婦女醫院(Brigham Women』s Hospital)進行的一項研究中,被測試者在數天中每天可以睡16個小時。60至72歲的被試者每天平均睡7.5小時,而18至32歲的被試者每天平均睡近9小時。一種解釋是年輕人需要的睡眠比老年人更多,但是也有可能是年輕人平時睡覺太晚,他們睡眠時間長只是為了補覺。
該研究並沒有排除老年人的生物鐘讓他們在白天無法入睡,即使他們需要睡眠。但是由一些同樣研究人員進行的另一個研究,結果更為撲朔迷離。這次研究是在薩里大學(University of Surrey)進行的。
在該實驗中,參與者被要求在每天的多個時間嘗試小睡。研究再次發現,老年人較難入睡,這說明或者他們的生物鐘讓他們無法入睡,或者他們的缺覺程度比不上年輕人。研究人員這次確保讓他們缺乏睡眠。
整個晚上,他們監測被試者的大腦活動,一旦發現慢波,他們就在房間製造噪音,打斷被試者睡眠。第二天,筋疲力盡的老年人和年輕人一樣容易入睡。這就說明當老年人真的需要睡眠時,他們也能睡著,而當他們睡不著時,可能是因為他們並不缺覺。
美國睡眠基金會(National Sleep Foundation)召集了一個專家委員會,在審閱了320項研究後,提出了64歲以下成年人每天睡七到九小時、65歲以上七到八小時的建議。
不過,人們仍然願意相信,隨著年齡的增長,生物鐘背後的生理過程會發生變化。所以,目前仍不能確定老年人需要較少的睡眠是不是一個謎。不過已知的一點是,在漫長的、寂寞的、黑暗的清晨,你已經醒過來但感到沒有得到充分的休息,這會讓人難受,而且應當認真對待。
Cochrane(一個國際性的非贏利的民間醫療保健學術團體)組織調查了對60歲以上老人的睡眠問題進行認知行為干預療法的案例研究,通過研究其中最佳的療法,他們發現在某些情況下,干預有可能發揮作用,醫生值得考慮將其作為安眠藥的替代療法。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與長壽相伴隨的難題: 考慮為退休儲蓄的錢,然後積攢三倍的錢。黃金歲月?那是工作時期

西方預期壽命不再上升了嗎?如果你看相關數據,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今年3月,英國國家統計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宣布了令人沮喪的事情:養老金領取者的預期壽命略有下降——女性下降了6個月,男性下降了4個月。
總體而言,預期壽命仍在上升,但速度遠低於所有人的預期——如今沒有大規模戰爭、沒有什麼惡性的新疾病在肆虐,也沒有任何明顯的導致壽命縮短的特殊社會問題。英國國家統計局近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6年出生的孩子的預期壽命上升了0.1%。英國上90歲的人可能有57.1245萬,但當前數據表明,我們大多數人仍然只能活到85至89歲之間。
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英國。2016年,美國預期壽命出現自1993年以來的首次下降,其他發達國家的預期壽命上升速度也大多放緩。美國普通女性的預期壽命如今僅為80歲出頭,她們的丈夫可能還達不到這一水平。
有的是專家準備解釋預期壽命為何停止增長。或許這是金融危機的結果,因緊縮措施導致的老年人護理不得力?或許是因為肥胖——肥胖甚至可能讓如今的年輕人成為第一代壽命不如他們父母的人?也可能只是因為我們已經接近了預期壽命的客觀極限?
然而,再仔細研究一下,並與長壽專家和醫療領域投資者交談一番,就會發現不同的答案。預期壽命增長放緩實際上發生在老齡化科學取得振奮人心的進展之際。過去50年的預期壽命增長很大程度上是環境效應導致的:西方基本消除實際貧困、全民醫療的興起、抗生素的出現、空氣質量以及工作條件改善。
還會有更多的環境效應。環顧四周,你會發現,與大約十年前相比,街頭閒逛的又抽煙又酗酒的胖子要少得多。我們還在從永遠不會停止的進化中得到幫助。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遺傳學家們的新研究表明,進化正在消除與阿爾茨海默症(Alzheimer's)和過度吸煙相關的基因變異。

所有這些應該會讓預期壽命更長一些。這也僅僅是開始。接下來我們將更深入地理解究竟是什麼導致衰老,以及如何才能停止衰老,此外開始大規模地搗鼓分子(?)。後者的一個例子是,你應該會看到有關矽谷巨頭定期輸血以恢復活力的報導。但致力於長壽事業的人大多不太可能這麼做,他們只能使用非常便宜的治療糖尿病的基因藥物二甲雙胍,因為它讓血糖水平保持穩定,從而也延緩了非糖尿病患者的衰老。
吉姆•梅隆(Jim Mellon)和阿爾•沙拉比(Ahmed Chalabi)在他們的新書《恢復活力:投資於長壽時代》(Juvenesence: Investing in the Age of Longevity)中預測,在未來20年內,發達世界平均預期壽命將上升到110歲至120歲之間。我們將進入一個新的世界,“基因工程、細胞強化和器官移植”將讓我們全都有可能成為百歲老人。採用正確的生活方式和藥物來度過未來的10年或20年,這些技術可能至少讓你多活20年。
這讓上述兩位作者感到高興:他們的著作充斥著對我們舊的生活模式——出生、學習、收入、退休和死亡——如何很快被顛覆的寬慰性想法。我們將“不斷地學習”,有多個職業和愛好,而且組建家庭和與家人聯繫的方式也會與以前截然不同。
這對大多數人來說聽起來很美好。但你可以肯定有一大群人會發現它非常可怕,那就是政策制定者。老齡化人口非常昂貴。我們的體系已經不管怎樣都應付不了英國現有的50多萬的90歲老人,更別提數百萬百歲老人了。我們的健康和醫療體係是針對一個不同的時代設計的,公共和私人養老基金的無資金準備的負債是那種永遠也得不到解決的問題。這應該也讓個人感到擔憂。
很少有人為他們自己的退休做出正確的規劃——即便他們做了規劃,壽命延長也將意味著,他們進行計算所依據的假設是完全錯誤的。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人為如下事實規劃,即這將讓沒有深刻改革的政府逐漸破產——我的猜測是所有政府。他們也沒有為政府明顯會採取的下一步未雨綢繆:資金緊張的政府將考慮尋求其他人資本的幫助。
如果我們的確進入了長壽的新時代,那也可能是對食利者(rentier)徵收重稅的時代,而不是讓食利者感到高興的時代。如果你不想在上了100歲的時候希望長壽科學永遠不要有成果,那麼想想你曾經考慮為退休儲蓄的錢,然後積攢三倍的錢。黃金歲月?那是工作時期。
本文作者是《Money Week》總編
譯者/裴伴

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

只要將含有「抗氧化」維他命的食物融入三餐中,就能有效地去除活性氧。

「活性氧」會加速細胞老化,造成血管障礙,導致心肌梗塞或腦栓塞等。 細胞一旦氧化,便會產生不正常的細胞,增加罹患癌症的機率。 如果覺得另一半身上有老人味,建議從「體內」除,而不是從體外著手。 

只要將含有「抗氧化」維他命的食物融入三餐中,就能有效地去除活性氧。Mar 2, 2015

2017年10月6日 星期五

退休金縮水是世界趨勢; Working to 70 or even past 80 may be necessary in the future


2017.10.7

前天,戴教授來訪,他說他退休的年資只有25年,所以被砍不少。
然而,他已經退了十來年了,領了一筆了。


今午兩位退休教授來訪。此兩教授至今約拿國家二千萬退休金,一位比較瀟灑,說年金改革改個7~8折,無所謂;另一,沒問。
楊教授是個大忙人,至少跟我談十件要素:台南二月崩屋的鑑定報告之鑑定;董事會/市長的無能;神學課上完,可講道,從"學生"角度寫周聯華;台北教會的地產問題;如何將大筆財產處理:10%私益信託,90%基金會;女兒認為寫論文比拿什麼書卷獎有好處;如何在手機講寫文章......
戴教授的夫人北上準備畢業50周年同學出遊。從8月2/6日女兒幫忙抓寶軟體,就到處趴趴走.....說完茶好之後即坐立不安,我跟他到台大NTU校園抓寶去---新竹南寮和北投公園都擠爆,NTU的1/4校園還好--醉月湖旁數隻高CP寶.....本周輪藥學系擺攤,買兩舟雪糕80,一起回去.....




------

Jane, born in 1998, will need to finance 35 years of retirement on 44 years of work. This will mean she must save 25% of her income—an improbable sum given other commitments such as mortgages, university fees and child care

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

長照應開放民營安養機構(沈政男)

長照應開放民營安養機構(沈政男)

2017.9.11

行政院院會日前通過「長期照顧服務機構法人條例」草案,當中最大變革除長照機構法人化外,就屬開放營利組織經營住宿型長照機構。現階段台灣長照還局限在「商人重利,不適合照顧老人家」的思維裡,其實讓營利組織加入長照體系已是國際趨勢,比如英、美、加等國營利安養機構比率年年成長,施行長照保險的日本也大幅引進民間照顧事業,甚至連施行稅收制長照的瑞典,目前都有兩成多的安養機構由營利組織經營。
為什麼台灣有人不贊成讓商人做長照?因為過去的研究發現,公營或非營利組織經營的安養機構,照顧品質比較好,然而最新的瑞典研究發現,非營利安養機構的人力配置確實較為充裕,但營利安養機構的照顧流程較好,整體而言,非營利與營利安養機構的照顧品質已無實質差別,而營利安養機構甚至可以降低住民的死亡率與照顧成本。
台灣若開放營利組織經營住宿型長照機構,可說趕上世界潮流,然而還須有兩個配套做法,才能因應高齡社會的長照需求。

瑞典日本發展蓬勃

首先,既然開放營利事業經營全日照顧服務,為何不讓他們也為社區照顧,也就是居家服務與日間照顧,貢獻心力與財力?瑞典目前的居家服務,兩成多由私人組織提供,而日本營利居家照顧事業,更是蓬勃發展。
引進民間資本,讓營利事業加入長照體系,才能提供大規模、高成本效益的服務。比如以重度失智長者的拒食問題來說,現行台灣的普遍做法,是由旁人以宛如嘔吐物的細碎伙食餵食,而如果還是不吃,就只好插鼻胃管,然後有人看了就會哀嘆說,「沒有靈魂的肉體不值得活」;但在日本,則是準備形狀與顏色各異的碗盤,盛著由布丁做成的逼真食物,讓老人家握著筷子輔具,即使頭已低垂到桌面,都還願意自己吃飯。
其次,機構法人化、開放商人做長照後,若要讓廣大失智失能長者都能使用,長照財源必須大幅成長,但以「長照2.0」翻箱倒櫃找稅收來源的做法,不可能辦到,一定要開辦長照保險。台灣現行的社福式長照宛如古早的柑仔店,未來若引進商業模式,新潮舒適的社區長照中心將可像連鎖咖啡店一樣,一間間在街角成立。 
老年精神科醫師 

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日野原重明 Shigeaki Hinohara 醫師離世享壽105歲 教我們的最後一課

日野原重明 Shigeaki Hinohara 醫師離世享壽105歲 Shigeaki Hinohara, Japan's centenarian doctor, dies at 105
【選擇在家裡「平穩死」,百歲醫師的最後堅持】
一位醫師去世,紐約時報、BBC等全球各大媒體爭相報導。他的告別式前往弔念的人高達4000人,包括日本皇后美智子都前往獻花。
「他最後的遺言是『謝謝』,而且一一對每個子女說。你對我很好,我很感謝。如果我不在了,我想你一定會很傷心,但我希望你不要這麼傷心,」真紀接受NHK採訪時回憶。
⋯⋯更多
一位醫師去世,紐約時報、BBC等全球各大媒體爭相報導。他的告別式前往弔念的人高達4000人,包括日本皇后美智子都前往獻花。「他是建立日本醫學基礎的人之一,」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接受媒體詢問時,這樣定位甫於七…
CW.COM.TW|作者:天下雜誌


Shigeaki Hinohara Transitioned to a New Career in His 90sJapanese doctor treated victims of American firebombing of Tokyo in World War II
By 

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十五塊錢的尊嚴 (梁文道)

十五塊錢的尊嚴 - 大概十幾年前,我在一本書上看到歐洲一個社會學家的調查,他和他的團隊每天守在超級市場,觀察不同的客人,看看他們在裏頭會花多少時間,做些甚麼,買些甚麼。結果他們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原來在超市裏面待得最久的,多半是些獨自進來購物的老人。這些老人家喜歡從一排貨架逛到另一排貨架,仔細地檢視架上各種商品,常常拿起一件東西瞇着眼睛研究商標上頭的說明,然後又慢慢地把它放回去。但他們逛到最後,通常買的卻是一份報紙、一個打火機,又或者一排香口膠,以及其他這類最便宜的物事。然後他們第二天又來,路徑和昨天一致,行為模式也和昨天一樣,用掉的時間也差不多;臨到離開之前,一樣又是在收銀機前隨便挑樣最廉價最不起眼的東西。日日如是,他們家裏一定有吃不完的香口膠,和這輩子都用不盡的打火機。他們到底在做甚麼?
答案很簡單,他們在消費。我知道,你一定會說這是句廢話。可是請耐住性子再想一想,你會發現這群老人古怪的消費習慣其實正好指出了今天這個消費社會的真相,那就是消費不只是簡單的交易,不只是為了取得生活所需,甚至不必是那種想要向外人表明自己品味和身份的符號性行為;它更是一種非常基本的社會交往。再說明白一點,那些長者其實根本用不着那麼多香口膠和打火機,而香口膠和打火機也不可能為他們帶來甚麼表達真我和彰顯身份的效用。他們每天耗去那麼久的時間在超市裏面,卻只買一兩件那麼無聊的東西,為的只不過是想要一點自己還在社會當中,自己依然活着的感覺。因為人類在這個時代裏頭最重要的身份之一就是消費者,而消費正是我們能夠和這個世界發生的所有交往關係當中最最基本的一種。
所以我們在屋邨和舊區總是能見到一批退了休的男人。每逢賽馬日便蹲在馬會投注站附近,似乎賭癮很大,其實又不真的大筆落注。又有一些扶着枴杖的老太太,每星期準有一兩個下午,會到相熟的茶餐廳報到,多半是叫一杯熱奶茶,奢侈點便多來一份蛋撻或油多。她們已經行動不便,家裏也不是沒東西吃沒東西喝,為甚麼還要這般花錢花力氣,辛辛苦苦出門下樓呢?那全是因為他們早已失去工作能力,漸漸被社會主流趨勢甩在後面,身上可用的資源不多,交往的範圍不大。那一點點最廉價的消費,就是他們還在這個世界的證明。這是他們進入公共生活,看得見他人,也被他人看見的管道。他們是人,他們還活着,就算再少,那點微薄的開銷也還可以為他們帶來一種「我有能力」的感受和尊嚴。
今天忽然想說這事,是因為最近聽聞住家附近又有一間屋邨茶餐廳被「領展」趕走。從前我常在那裏看到一對都有番咁上下年紀的母子,兒子有病,行動不由自主,走路走得非常吃力,他的母親更得坐在輪椅上頭。茶餐廳職員從來沒嫌棄過他們,替他們開門關門並且安排座位,任他們倆一人一杯十五蚊熱飲坐足一個下午。我不知道從今以後,他們還能去得了哪裏?也不知道要是再去這個必將改頭換面的商場,我是否還有機會碰見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