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and the old man who will not laugh is a fool 簡介西方繪畫與藝術中的小丑(The Clown)





22:28

191 簡介西方繪畫與藝術中的小丑(The Clown) 2017-08-04 漢清講堂
2 views1 week ago
Hanching Chung
2013年11月16日 17:08 ·



"無哭泣過的年青人是野人。" 許達然《含淚的微笑》頁99 Dialogues In Limbo (1925), III, Author: George Santayana


The young man who has not wept is a savage, (and the old man who will not laugh is a fool).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Close friends linked to a sharper memory

Superagers have more satisfying, high-quality relationships than their same-age peers, which implies maintaining strong, positive friendships may be linked to slower cognitive decline. http://bit.ly/2xXA3Xw
“You don’t have the be the life of the party, but this study supports the theory that maintaining strong social networks seems to be linked to slower cognitive decline,” said senior author Emily Rogalski, associate professor at Northwestern’s CNADC.
NEWS.NORTHWESTERN.EDU


How to Become a 'Superager' - The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16/12/31/opinion/.../how-to-become-a-superager.html
Dec 31, 2016 - Superagers” (a term coined by the neurologist Marsel Mesulam) are those whose memory and attention isn't merely above average for their ...

How 'superagers' stay sharp in their later years | Science |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 › Science › Neuroscience
Apr 30, 2017 - Scientists call them “superagers” (a term coined by neurologist Marsel Mesulam at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in Chicago). While nobody knows ...

What does it take to be a super-ager? - Harvard Health

https://www.health.harvard.edu/healthy-aging/what-does-it-take-to-be-a-super-ager
May 1, 2017 - Finding role models who are older than we are gets more difficult as we age. But in the last few years, medical science has identified a new ...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與他人良好的關係才是幸福的關鍵

觀點與評論 • OPINION

  • 幸福感源自內心?其實不然

    越來越多人把追尋幸福當作一項與他人無關、專注於自我的事,以為探索內心深處就能得到幸福。然而,與他人良好的關係才是幸福的關鍵。

2017年10月30日 星期一

澳洲的經驗:如果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養老金制度都無法取得成功......

【觀點】澳洲無法破解養老難題
澳洲人口僅佔全球總人口的0.3%,卻擁有2.1萬億澳元的養老金儲蓄——位居全球第四。這些資產被認為是衡量這個國家財富和經濟彈性的標準,似乎能夠保證澳洲人在很遠的將來都擁有很高的生活水準。其他發達國家將這個制度推舉為籌集退休基金的一個世界級楷模,這些國家的老齡化速度比澳洲還快,社會保障網絡千瘡百孔。事實上,它的未來看起來遠沒有這麼光明。
澳洲所謂的退休公積金制度(superannuation scheme)是一種固定繳款的養老金計劃,強制僱主按照工資的一定比例繳納退休公積金(目前是9.5%,按計劃將逐步上調,到2025年達到12%)。員工可以自願補充這筆存款,而且政府通過減稅優惠、養老基金收益和慷慨的福利鼓勵員工這麼做。
然而,這個投資組合龐大的規模掩蓋了其嚴重的漏洞。首先,對資產的關注使其忽略了負債,尤其是澳洲高達1.8萬億澳元的家庭債務,還有大約3.5萬億澳元的非金融債務。它還忽略了澳洲的外債,目前已經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50%以上——導致這一結果的原因是,儘管有近期這輪大宗商品發展熱潮、強勁的進出口交換比率和創紀錄的出口,澳洲的經常項目逆差仍然持續存在,為了彌補這種逆差,需要大量的資本進口。
其次,這筆儲蓄必須比以往任何時候更進一步擴大,不僅要覆蓋退休人員的收入需求,還有他們迅速增長的醫療保健成本。在目前的低收入環境下,投資收益已經縮減至單憑它們本身無法抵償開支的程度。這將使傳承下去的資金額減少。
第三,這個制度持有的金融資產(股票和房地產等等)在贖回的時候必須按照現值來轉換為現金,而不是按照今天的虛增價值。這些資產的價值很有可能下跌,尤其是在一大批澳洲人同時退休從而推高這種資產供應量的情況下。同時,疲軟的財政意味著政府為醫療保健投入的資金可能會下降,這將迫使退休人員以更快的速度變現他們的投資,從而進一步壓低資產價值。
第四,考慮到澳洲資本市場的規模不算太大,這筆儲蓄資金龐大的規模以及每年流入資產管理公司的資金(每年超過1000億澳元)誇大了國內金融資產的價值。隨著退休人員越來越多地提取他們的退休金儲蓄,取款金額可能會超過流入的存款,從而削弱這些金融資產的需求。而勞動力市場的變化——包括工作穩定性降低和薪資增長放緩——將促使員工減少自願交納的儲蓄金額,從而使這種狀況惡化。依靠養老金儲蓄規模的不斷擴大體現出來的價值將不可避免地受到損害。
第五,這個制度加速了澳洲經濟的金融化。這種龐大的資金流入和大約60萬個自我管理的養老金帳戶推動了理財師、資產管理人、資產顧問、會計師、律師和託管人以及銀行和股票經紀人行業的發展。每年支付的相關費用和成本超過200億澳元,這是一筆存在疑問的經濟價值。
最後,這個制度很有可能達不到它的主要目標——也就是最大程度地降低政府為退休人員提供養老金的必要性。男性和女性在退休之際通常的帳戶累計餘額大約分別為20萬澳元和11萬澳元。這個平均數被一小群擁有大量餘額的人給拉高了,然而還是遠遠低於60萬至70萬澳元的水平——這是一對擁有自住房的無負債夫妻滿足退休生活(可能持續20年甚至更長時間)所需的預估資金水平。
澳洲政府將要為很大一部份人口補上這個缺口。實際上,它將遭受雙重損失,為這個制度所提供的慷慨減稅優惠一直被當作一種減輕稅收負擔的方法(尤其是對富裕的個人而言),這已經讓政府損失了一大筆收入(估計每年損失300億澳元,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未來幾代人也將受到不利影響,他們必須為老一代人的退休金埋單,具體表現在更高的稅收、額外的政府債務、來自父母的財富轉移減少以及低於前輩所享受到的福利水平。
澳洲的這項制度證明了所有退休制度的謬誤,不管這些制度是由政府、僱主還是個人本身承擔。這種安排只能在一種高收入、投資回報強勁以及退休後的預期壽命有限的情況下奏效。或者,另一種可持續的情況是:人口增長迅速,勞動人口的數量超過了退休人員,可以向後者的退休基金注入足夠多的資金。
澳洲的經驗帶給我們的真正教訓可能是:對於大多數工人來說,退休的想法可能都是無法實現的,如果他們想要維持原先的生活方式,幾乎肯定要一直工作到預期的退休年齡之後。政府無疑已經承認到了這一點,他們放棄了強制性的退休要求,提高了最低退休年齡,收緊了領取福利的資格標準,並減少了對這種儲蓄形式的稅收減免。如果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養老金制度都無法取得成功,我們就應該反思一下退休這件事本身了。―― Satyajit Das

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bbc:老年人需要較少睡眠的真實原因

老年人需要較少睡眠的真實原因

克勞迪婭·哈蒙特(Claudia Hammond)很多老年人都說自己睡眠有問題。幾乎有一半的老年人稱存在睡眠障礙,而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老年人稱他們被失眠困擾。
他們的問題主要有兩方面:一是晚上入睡難,二是早晨醒的太早,而且無法重新入睡。在一些情況下,某些疾病加劇了他們的睡眠障礙,但是很多人在沒有身體不適的情況下,晚上也無法得到充分睡眠。
缺乏睡眠可能會對免疫系統和身體健康的很多方面造成長期影響,還會導致白天的倦怠,並增加事故的風險。但是有可能隨著人年齡的增長,人只是不再需要那麼多的睡眠,所以過多擔心。
要確定不同年齡的人需要多長時間的睡眠並不簡單。當然,你可以計算人們實際的睡眠時間,這樣你會發現老年人平均睡眠較年輕人短,但這只能說明他們的睡眠短,並不能說明他們所需的睡眠少。
有時,人們會說老年人晚上睡眠少是因為白天經常會打瞌睡。不過,也有人認為白天非常嗜睡不應被認為是衰老的必然結果。
退休者的失眠情況醫生並不總是認真對待。一項研究發現,69%的老年人稱存在睡眠問題,但是其中81%的人病歷上並沒有註明失眠問題。
那麼,假如我們設想一下老年人也需要相同時長的睡眠,那麼為什麼他們的睡眠時間短?一個假設是衰老的過程破壞了他們的生物鐘節奏,導致他們較早醒來。研究表明生物鐘似乎會發生變化,讓人們早起晚睡。他們可能仍然需要睡眠,但是無法入睡,而且即使入睡了,睡眠質量也比不上從前年輕時。
俄羅斯最近對此進行了一次新研究,該研究讓130個人在早晨去實驗室,呆一天並在那裏過夜。研究人員讓他們時刻保持清醒,並定時讓他們評價自己的困倦程度。白天和晚上的睡意各不相同。在這樣的睡眠剝奪實驗中,被試者會反映出與生物鐘相關的身體變化,比如白天不同的體溫變化和晚上的褪黑激素的分泌情況。
研究人員還在白天和夜晚測量了志願者較慢的腦電波。然後分析所有這些數據,並與過去一周他們的睡眠日記對照,根據早起傾向者或晚睡傾向者的不同特點,分析睡意和較慢的腦電波的分佈情況。他們發現,老年人的睡意分佈時間與年輕人不同,他們較慢的腦電波的出現時間也與年輕人不一樣。
該研究課題的作者阿卡狄·普提洛夫(Arcady Putilov)認為,有兩套機制導致睡眠時間減少。人到中年,潛在的慢波睡眠減弱,讓人很難保持睡著狀態。而到老年,由於體溫的變化和褪黑激素的減少,較強的生物鐘節奏也會減弱。
密歇根大學研究人員安·阿伯(Ann Arbor)開發的一款名為Entrain的手機應用軟件app的最新數據也支持這一觀點,即老年人的生物鐘節奏對睡眠的減少產生作用。該app能夠幫助人們通過在白天的不同時刻調節燈的亮度來應對時差問題。
這款手機app的試用者需要輸入他們通常的睡眠習慣,並選擇是否與研究人員分享這部分數據。全世界有5000人進行了分享,它展示了全球不同年齡段人群的睡眠習慣一瞥。年輕人分為早起者和熬夜者,但是老年人的睡眠習慣較為一致。
大多數老年人早起早睡。該研究中,40多歲的男性的睡眠時間最短,這種情況很不尋常。但是研究發現,老年人睡眠時間比較固定,這表明過了退休年齡的人入睡和保持睡眠的時間範圍較小。
所以,是身體生物鐘的變化導致老年人難以入睡和睡眠時間較短。因此,或許老年人不需要太多睡眠這一說法只是一個迷。實際上,老年人只是睡眠的窗口期變短了而已。或許白天的瞌睡不會影響晚上的睡眠。相反,晚上缺覺會導致白天的困倦,所以人需要通過白天打瞌睡來補覺。
但是討論並不到此為止。2008年在美國布萊根婦女醫院(Brigham Women』s Hospital)進行的一項研究中,被測試者在數天中每天可以睡16個小時。60至72歲的被試者每天平均睡7.5小時,而18至32歲的被試者每天平均睡近9小時。一種解釋是年輕人需要的睡眠比老年人更多,但是也有可能是年輕人平時睡覺太晚,他們睡眠時間長只是為了補覺。
該研究並沒有排除老年人的生物鐘讓他們在白天無法入睡,即使他們需要睡眠。但是由一些同樣研究人員進行的另一個研究,結果更為撲朔迷離。這次研究是在薩里大學(University of Surrey)進行的。
在該實驗中,參與者被要求在每天的多個時間嘗試小睡。研究再次發現,老年人較難入睡,這說明或者他們的生物鐘讓他們無法入睡,或者他們的缺覺程度比不上年輕人。研究人員這次確保讓他們缺乏睡眠。
整個晚上,他們監測被試者的大腦活動,一旦發現慢波,他們就在房間製造噪音,打斷被試者睡眠。第二天,筋疲力盡的老年人和年輕人一樣容易入睡。這就說明當老年人真的需要睡眠時,他們也能睡著,而當他們睡不著時,可能是因為他們並不缺覺。
美國睡眠基金會(National Sleep Foundation)召集了一個專家委員會,在審閱了320項研究後,提出了64歲以下成年人每天睡七到九小時、65歲以上七到八小時的建議。
不過,人們仍然願意相信,隨著年齡的增長,生物鐘背後的生理過程會發生變化。所以,目前仍不能確定老年人需要較少的睡眠是不是一個謎。不過已知的一點是,在漫長的、寂寞的、黑暗的清晨,你已經醒過來但感到沒有得到充分的休息,這會讓人難受,而且應當認真對待。
Cochrane(一個國際性的非贏利的民間醫療保健學術團體)組織調查了對60歲以上老人的睡眠問題進行認知行為干預療法的案例研究,通過研究其中最佳的療法,他們發現在某些情況下,干預有可能發揮作用,醫生值得考慮將其作為安眠藥的替代療法。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與長壽相伴隨的難題: 考慮為退休儲蓄的錢,然後積攢三倍的錢。黃金歲月?那是工作時期

西方預期壽命不再上升了嗎?如果你看相關數據,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今年3月,英國國家統計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宣布了令人沮喪的事情:養老金領取者的預期壽命略有下降——女性下降了6個月,男性下降了4個月。
總體而言,預期壽命仍在上升,但速度遠低於所有人的預期——如今沒有大規模戰爭、沒有什麼惡性的新疾病在肆虐,也沒有任何明顯的導致壽命縮短的特殊社會問題。英國國家統計局近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6年出生的孩子的預期壽命上升了0.1%。英國上90歲的人可能有57.1245萬,但當前數據表明,我們大多數人仍然只能活到85至89歲之間。
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英國。2016年,美國預期壽命出現自1993年以來的首次下降,其他發達國家的預期壽命上升速度也大多放緩。美國普通女性的預期壽命如今僅為80歲出頭,她們的丈夫可能還達不到這一水平。
有的是專家準備解釋預期壽命為何停止增長。或許這是金融危機的結果,因緊縮措施導致的老年人護理不得力?或許是因為肥胖——肥胖甚至可能讓如今的年輕人成為第一代壽命不如他們父母的人?也可能只是因為我們已經接近了預期壽命的客觀極限?
然而,再仔細研究一下,並與長壽專家和醫療領域投資者交談一番,就會發現不同的答案。預期壽命增長放緩實際上發生在老齡化科學取得振奮人心的進展之際。過去50年的預期壽命增長很大程度上是環境效應導致的:西方基本消除實際貧困、全民醫療的興起、抗生素的出現、空氣質量以及工作條件改善。
還會有更多的環境效應。環顧四周,你會發現,與大約十年前相比,街頭閒逛的又抽煙又酗酒的胖子要少得多。我們還在從永遠不會停止的進化中得到幫助。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遺傳學家們的新研究表明,進化正在消除與阿爾茨海默症(Alzheimer's)和過度吸煙相關的基因變異。

所有這些應該會讓預期壽命更長一些。這也僅僅是開始。接下來我們將更深入地理解究竟是什麼導致衰老,以及如何才能停止衰老,此外開始大規模地搗鼓分子(?)。後者的一個例子是,你應該會看到有關矽谷巨頭定期輸血以恢復活力的報導。但致力於長壽事業的人大多不太可能這麼做,他們只能使用非常便宜的治療糖尿病的基因藥物二甲雙胍,因為它讓血糖水平保持穩定,從而也延緩了非糖尿病患者的衰老。
吉姆•梅隆(Jim Mellon)和阿爾•沙拉比(Ahmed Chalabi)在他們的新書《恢復活力:投資於長壽時代》(Juvenesence: Investing in the Age of Longevity)中預測,在未來20年內,發達世界平均預期壽命將上升到110歲至120歲之間。我們將進入一個新的世界,“基因工程、細胞強化和器官移植”將讓我們全都有可能成為百歲老人。採用正確的生活方式和藥物來度過未來的10年或20年,這些技術可能至少讓你多活20年。
這讓上述兩位作者感到高興:他們的著作充斥著對我們舊的生活模式——出生、學習、收入、退休和死亡——如何很快被顛覆的寬慰性想法。我們將“不斷地學習”,有多個職業和愛好,而且組建家庭和與家人聯繫的方式也會與以前截然不同。
這對大多數人來說聽起來很美好。但你可以肯定有一大群人會發現它非常可怕,那就是政策制定者。老齡化人口非常昂貴。我們的體系已經不管怎樣都應付不了英國現有的50多萬的90歲老人,更別提數百萬百歲老人了。我們的健康和醫療體係是針對一個不同的時代設計的,公共和私人養老基金的無資金準備的負債是那種永遠也得不到解決的問題。這應該也讓個人感到擔憂。
很少有人為他們自己的退休做出正確的規劃——即便他們做了規劃,壽命延長也將意味著,他們進行計算所依據的假設是完全錯誤的。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人為如下事實規劃,即這將讓沒有深刻改革的政府逐漸破產——我的猜測是所有政府。他們也沒有為政府明顯會採取的下一步未雨綢繆:資金緊張的政府將考慮尋求其他人資本的幫助。
如果我們的確進入了長壽的新時代,那也可能是對食利者(rentier)徵收重稅的時代,而不是讓食利者感到高興的時代。如果你不想在上了100歲的時候希望長壽科學永遠不要有成果,那麼想想你曾經考慮為退休儲蓄的錢,然後積攢三倍的錢。黃金歲月?那是工作時期。
本文作者是《Money Week》總編
譯者/裴伴